驾宝马撞公交站:景峰:西方支付系统真的比中国

我想不收信用卡费用的商家,一定已经把费用平摊到了每一件商品中,而让那些付现金的顾客帮着付了一定比例的费用。

如果10年前提到这个观点,我们可能没有太多的实例或者亲身感受和他讨论这个问题,但今天不同了,在国外定居的中国人很多,出国的中国人更多。我们可以提出一些有力的证据,来证明鲍尔丁教授的观点是有问题的。不是中国银行体系发展缓慢,一直将利益视为第一位;恰恰是美国银行或者更广泛的说是西方银行一直将盈利放在第一位,致使很多人,特别是年轻人,不能拥有第三方支付的经济实惠和便利,而不得不使用费用高昂的信用卡,最后掉进了信用卡债务陷阱,以至于永远不能财务自由了。

其实我更觉得鲍尔丁教授的文章选择发表在美国的刊物上,而且是用英文,更有可能是在西方而为西方银行辩护。因为那些来过中国旅游的西方人,特别是那些在中国工作,学习生活过的西方人,难免回国后,会和自己的亲朋好友谈起在中国的支付体验,而且会滔滔不绝地谈到在中国支付时的便利和收费的低廉。而鲍尔丁教授的文章使广大的西方底层人民——那些根本没有经济能力出国旅游的人——相信,中国人用支付宝是因为没有其它的支付方式可供选择,中国的银行太懒惰;从而依旧认可他们现在费用又高,又不方便,而且又不思进取的西方银行系统。

据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网站报道,澳大利亚人一共有320亿澳元的信用卡债务,平均每个持卡人欠款4200澳元。如果他们卡的平均利率为16.58%, 每个持卡人将年付利息700澳元。上述信息是委员会根据澳大利亚最大的财务比较网站CANSTAR在2017年8月11日的报道,基于多个信用卡的利率得出的。

而由于这些信用卡的费用,使得商品的价格上涨,最终买单的是普通老百姓。

来源:https://www.moneysmart.gov.au/borrowing-and-credit/credit-cards/credit-card-debt-clock



同时,信用卡还收年费,一般是每张卡最高可达500澳元,根据不同的特有功能收费,比如说不同的积分奖励计划。

现在需要说明的是,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借记卡,更是各个银行敛财不择手段的方式。信用卡收费还有情可原,因为终究是我们预先用银行的钱,但借记卡是我们用自己的钱,却要付同样的费用。那我们为什么不用普通银行卡呢,那是不收费的,但银行现在发行普通银行卡的越来越少。所以在澳大利亚,各大银行过去是拼命推销信用卡,而现在,他们改变了战略,只要你开账户银行就会给你一张维萨或万事达借记卡。

移动支付已被誉为“新四大发明”之一,许多在中国长期居住的外国人也颇为赞叹。但也有些人认为,移动支付只适用于中国,国外信用卡业务发达,刷卡和扫码相比并没有更为便捷,因此没有移动支付发展的空间。

那么中国的信用卡业务为何落后于发达国家呢?北大汇丰商学院副教授鲍尔丁(Christopher Balding)在去年底撰写文章《中国可能无法领导世界:很多进步十分依靠地区环境特性》称,中国推动移动支付发展的一大原因是中国的银行体系发展缓慢,一直将利益视为第一位,而不是客户服务体验,这就阻止了信用卡使用习惯的发展。

https://www.accc.gov.au/consumers/prices-surcharges-receipts/credit-debit-prepaid-card-surcharges

其实鲍尔丁教授作为一个美国人,应该比我们更清楚,为什么西方发展不起来移动支付,特别是第三方支付系统,因为大银行在信用卡方面的收费和利息收入太高了,利润惊人。可以说信用卡就是银行和商家的一棵摇钱树,富人盘剥穷人的另一种手段。

【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景峰】

相比之下,支付宝过去根本不收费,即使现在收费了(2016年),也不过是花费额的0.1%,不足国外信用卡费用的10%。更重要的是支付宝不能透支,这也就避免了人们不必要的负债,使人们花钱时有所节制。

同样,美国的数据也是触目惊心。据时代网站2016年12月20日报道,平均每个美国家庭负有16061美元的信用卡债务。平均每个欠款家庭每年要支付1292美元的利息。

澳洲银行逾期信用卡余额的利率为20%多一点,不同的银行,利率不一样。而2015年澳洲的官方最高利率为2.25%。

来源:https://support.tyroola.com.au/hc/en-us/articles/115004781143-MasterCard-Visa-or-American-Express


https://www.moneysmart.gov.au/borrowing-and-credit/credit-cards/credit-card-debt-clock

由于银行的肆无忌惮,在澳大利亚普通民众的一再呼吁下,以及澳政府意识到信用卡公司收走的费用也是国家财富的损失,澳大利亚国会终于通过了“2016年竞争和消费者修正案(支付附加费)法”,并于2016年2月25日正式实施。虽说法案实施后,各家银行和商家有所收敛,但对于银行和商家来讲,信用卡还是一棵摇钱树。

就像西方媒体总是报道孩子要有一个快乐的童年,而那些精英却送自己的孩子去昂贵的私立学校,接受严格良好的精英教育一样,我更认为这是鲍尔丁教授在向西方人喊话——西方的支付系统是“最好的”。终归西方的现实世界需要大批劳动者,而不是管理者;需要大批懵懵懂懂的人,而不是了解世界发展的人。

再一个就是利息收入。由于人们花现金时,会有感觉,那真是花一块,少一块,所以会有所节制。但信用卡对于大多数人,就没有这种感觉,特别是西方鼓励人们提前消费,只有到月底收到账单时,才知道这个月到底花了多少钱。而那时可能就有点晚了,他们已经掉进了信用卡债务陷阱。

为什么西方富裕阶层的人们不在乎信用卡费用,而更愿意使用信用卡付款呢?因为他们可以利用信用卡的积分奖励计划,而得到免费的旅游和其它的利益,特别是如果他们有生意,而用信用卡付款生意中的费用,那积分会增长的飞快。我们的一个客户就是这么做,每年几次的商务舱生意/私人出游。所以对于富人来讲,付出的费用和得到的利益比起来,真不算什么。

一般情况下,如果我们用信用卡买东西,个别的大公司不收信用卡费用,比如澳洲的两大超市,连云港桥头堡,COLES和WOOLWORTHS,但绝大多数店家都额外收费。而这些费用则是来源于银行和信用卡公司,以及商家趁机打着各种名义多收的费用。2015年时,维萨卡和万事达卡的商业费用为0.54%至1.5%,美国运通卡的费用是1.45%至3.5%。就目前我知道信用卡收费最高的是澳航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JETSTAR(捷星),一度高达5.5%。

参考网站:

以澳洲银行为例,澳洲银行在2015年对商家的维萨卡(VISA)和万事达卡(MasterCard)的收费是0.839%,外加不等的服务费和终端费用;而美国运通卡(American Express)的商家费用是2.9%;另加10%的服务消费税。